Searching...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Swimchat-- good day,good mood, keep swimming


昨日無法改變,它已成過去。
明天還未來到,無法捏在手心。
唯有當下,才能選擇要如何活出這一天。

教會的長輩曾說過一句話,深得我心。
人生就是時間的累積,每一天的累積就是你未來可能的樣子。

承認自己的軟弱、接受自己的不足,
有時原地喘口氣但過後 ,仍要朝前看、往前邁。
不要悲悼自己的哀傷太久,長遠來看於生命無益。

游泳使我快樂   同樣的   我也能在游泳中找著安慰
Swimming make me happy also keep me calm.



很美的景色, 今天偷空跑去桃縣泳池游泳,大正午的救生員在池畔吃著便當。

有些事情要試過才知道可不可能,有時結果出乎意料之外,也就更認識自己了。

若不是上次在這死要面子硬游,我也不知道我能游非夏的戶外冰涼泳池。
這種時段  -  上班日  中餐時間  - 來游的人我都會歸類為練家子的。

閉眼做著拉筋動作,
耳中傳來 " 唰 " 接著 " 嘩 嘩 嘩 嘩 嘩 嘩"不絕的水花聲,
有人入水後游著雜亂無節奏的自由式,某種程度評估自由式游的OK不OK
可以從打水的水花聲聽出,不過前提是那人游自由式會打出水花。

在哈比人耳中,聽到的自由式打水聲,
會是 "嘩 嘩 嘩" 一小節三拍或六拍的旋律,通常再用眼睛確認那人的泳姿都不會差到那裏去。


若是聽到會發出一小節兩拍的 " 啪 啪 ",那是自由式的划手入水聲,
而今天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當我曬太陽時,耳中傳入規律的 " 啪 啪 "聲,一節兩拍不絕於耳,
還以為是抽水幫蒲的聲音,抬頭仔細查看,原來是水道中一個泳客划手的入水聲,一但被勾起好奇心,便把整個泳池全看過一遍,那個時段池中的所有男泳客 (吃飯時間場上只有哈比人是女性),全部划手入水都會壓出水花、發出聲音,
我嚇了一跳,這真的是值得紀念的"第一次",
馬上拿出相機調出剛剛有人幫我拍的游泳影片作比較,
教練曾對這個部分做提醒,當時無法意會因為我不是這樣,今天看到就知道了。


趁著身子還擋得住時,上岸開始用"相機搭訕"這一招,我想這招可能真的是練家女專屬大絕。
男人要在泳池搭起友誼的橋樑,通常都是使出 "給建議" 這招。
若是有游的卡卡頓頓落單女人,根本不用出招。

我的同事有時拿這點虧我,
叫我在   -  不管他是誰只要是帥哥   -  面前就故意溺水等被救。
這個邏輯若是用在別的女人上OK,用在我身上有問題。

首先
仰漂靜浮已是本能反應,再加上根本演不出來,游的卡頓在原地等帥哥來的裝死掙扎。
上過課後,腦海中能回想起最近快溺死的情景,
大概就是課中教練叫我們做一些我無法掌控的分解動作。
若大腦亮起紅燈,身體很自然就開始魚翻肚保命。

再來
若真的努力練成快溺死樣,
搞不好有人會大叫 : 有小孩快溺死啦!!!    

SO,姐姐妹妹們,相機是練家女搭起友誼橋梁的好夥伴。


上岸看到兩個高中生弟弟離我最近,便請他們幫忙側拍,
看他們的體格應該是校隊的,一問之下,原來是大竹泳池伊萬藤教練啊。
幫拍的年輕教練問 : 你不覺得水冷嗎? 我都不太想下水耶。
一聽到這話,馬上腰桿都直了,感覺自己有變厲害一點。



今天畫面中的自己,沒有掉鏈、掉魂狀態。
往左游時二拍打水、回程時不打水(雙腳漂浮)

引起我注意的地方,首先就是雙腳打水似乎不一樣?!
第二,我的雙眼已是看正下方了,其實下巴再壓一些就能跟我以前的轉頭換氣角度配上,更順。

第三    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結果自己都看不懂。
向教練請教這個差異,鄭教練提醒先把基本動作做好,做流暢是首要條件。
我想不管是教練或是老師,學生在什麼程度上提點到其適當的程度是門學問。
講深了,學生還沒到那程度,說了白搭,搞不好還會造成混亂。

拍攝自己游泳紀錄,習慣已成自然,短期不覺有什麼明顯變化,若累積下來就可以從畫面中比較出自己的成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