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ing...
2014年10月18日 星期六

Swimchat-- 雙人且獨舞


在哈比人還是十八歲那年代,班上有一半的比例補習升學,其他的就是投入職場。
我是屬於後面那一群的人,而且呈現脫韁之馬的野放狀態,
還是學生時代跟麻吉享受游泳之樂,工作之後我們就改變運動方式,
穿上T恤牛仔褲、球鞋,十二點後DISCO or PUB見。

肢體隨著音樂奔放,最大的樂趣就是即興配合DJ的播放表演,
閉上眼感受下一個音符躍出的旋律,需要專注力與肢體協作。

以我們兩人的外表身高,會被保全要求出示證件才得以進入,
喜歡跳舞,所以熟到不用證件來去自如,且探索新店是我們的樂趣之一。


不管女孩或女人,不論年齡數字,姐姐妹妹們都要懂得保護自己。
我們有自己的限界,那是玩得開心、玩的安全首要工作。
享受跳舞的純粹樂趣是共同的認知,手中飲料不離身,離了就不喝。

麻吉早已習慣我常常跳到一半就忘了她的存在,
往往睜開眼才發現麻吉不知何時回到場邊休息了,她自在    我也自在。

固定去的那家,會固定出現一位七十幾歲的阿伯,戴著白手套。
一人自若地隨著音樂擺動、跳屬於他年代、屬於他自己的舞蹈。
很喜歡白手套阿伯,欣賞阿伯能享受在熱鬧群體中的獨處時光,
且不在乎場合與年齡格格不入的違和感。

這種夜跳生活隨著我信主之後,逐漸停止。
很難週六熬夜跳舞之後,隔天能準時且精神良好的參加主日崇拜。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你選擇什麼某種程度就反映了你的價值觀。


即然停止夜跳,那就改跳國標舞,學了一陣子,發現一個問題。
會跳國標舞的男人在我那年代很少啊 !!  合適的舞伴難尋。

游泳、跳舞     我都愛,
Terry老伯有魅力、他朋友在我眼中也很有魅力,
那......舞棍阿伯呢?



只能說.......我十分敬佩葉伯的活力,他展現出超乎年齡的熱情。
如果我六十歲,也可能看到他就要發出少女的尖叫了。


今天的天氣真好,把握難得的秋日驕陽,去桃縣泳池午游。
好棒的天氣、好少的人,做著暖身操看著池面波光嶙峋,
皮膚暖暖、風徐徐地吹,還未下水已心滿意足。

一對小姊弟興沖沖經過我身旁,急著要下水,筋還未拉完,
就聽到兩姊弟跑回來邊尖叫 : 哇~ 水好冰!

[嘖嘖嘖.....你們太弱了] 正式做完暖身操的我心想,
沒想到阿姨我碰到水的時候也發出了同樣的尖叫,
不過,是在心底。

怎麼會這樣?!  溫度 跟 水溫不成正比,
都花錢入場還做了那麼漂亮的暖身操,現在落跑不游太孬了!
水 冰 涼,支撐我下水的動力就是莫名其妙的好強心態。

前陣子天漸涼,游室內溫水才30分鐘就受不了要上岸。
這次午游,當我開始感覺肢體不受我大腦控制,可能開始要失溫的狀態。
上了岸瞄了時鐘..........咦,近一小時?!   




50m的長度,可以讓我有足夠的時間調整呼吸,感受肢體是否協調,
跳國標舞需要雙人,而游泳也讓我有重跳國標舞的感覺。

我的大腦就是男伴,肢體則是被引導的女伴。
隨著每一次的划水,大腦關注肢體所帶來的感受,再適時細微調整,
平穩不費力的每次呼吸就像是停在永遠的那一刻,
轉頭換氣時,眼光瞄到手臂上的水珠、陽光照耀的膚色,
臉上的笑意就是一首完美的雙人舞。


我與自己,雙人且獨舞。


第一次覺得50m對我來說太短了,
很想就這麼一直游下去,我不想碰壁。
期待有天,耳邊能有海浪聲相伴。


 
Back to top!